bbin糖果派对

用家故事Story

贺建华———精力为主 摄影为辅

贺建华简介:中国摄影家协会广告摄影委员会委员、深圳IPP协会副会长、深圳市摆渡人摄影设计有限公司实行创意总监兼首席摄影师。全国十佳广告摄影师、中国摄影“金像奖”得主。

“整整十二个小时,我把地位和光线都调好,按下快门,钻石上八个箭清清楚楚。
它不仅准确供给我需要的光线范围,而范围之外,哪怕只有一毫米的光我不需要,dedolight一样可以做到。
如果只斟酌把事情做好而不是老斟酌挣钱,钱反而会粘着你,赶都赶不走。”


以下是耐索公司对贺建华的采访:

耐:请用三句话来形容一下你自己。
贺: 一个爱玩的人,一个热爱生活的人,一个一直以来把摄影当作爱好的人。

耐:你怎样看待自己和摄影?
贺: 首先我不愿自己被称作生意人,自打摆渡人摄影公司成立以来,我就对自己和我的员工说:bbin糖果派对选择了做摄影,是因为爱好摄影,我愿望通过摄影来娱乐自己的同时还能赚回餐桌上的面包,bbin糖果派对把玩摄影放在第一位。另一点,不论大客户或小客户,大单或小单,只要接下来,我必定全情投入,这是一种义务。做摄影将近40年了,摄影在我的生命里是个情结。真正走上摄影这条路是我来深圳的那一年,1992年1月2日,从那一天开端我的身份转变成摄影师,一直到今天,我不愿意把摄影归为我的职业,我更愿意把它看作兴趣,或者说是“嗜好”。

耐:现在摄影费怎么收?
贺: 我只做感兴趣的单。收费每年都略往上调,一直以来我给客户一种这样的懂得:我拍的不单单是一幅产品照片,我这里也不只是一个产品照相馆,你拿来的时候它是一件产品,在我这儿,我注入了对它的懂得,这里面有情感,它是摄影师的精力作品。

耐:如何懂得你说的精力作品?
贺: 如同我拍了这么多年的珠宝,在这个行业人的眼里,一件珠宝就是一件产品,不管是设计师的设计也好,镶嵌的工艺也好,材质的贵重也好,但它是逝世的东西,就是一件产品,这件产品客户拿过来请我拍照,是愿望这个东西拿到市面上能激发大家对这件东西的购置愿望。这里面有不同的境界,最简略的产品广告,把东西交代清楚了,让人看清楚这件东西;水准高一点的,可以把材质的属性表现的很到位,比如钻石、比如翡翠、玛瑙、铂金、黄金、珠宝是因为各种不同属性的东西要交代到位,这里面是需要技巧的功力的;那再往上走一点,拍摄的产品,能让人看见后产生联想,让人看见后激动,实际上,同样的这件东西让人看见后激动、叹服,这才是我一直寻求的一种境界。
如果仅仅当成生意来做,那么在一个相对的时间里把东西做完了就行了,因为后面的时间我还要拍摄其他的项目,有时候拍一颗钻石有可能用两天甚至三天,我不断在调解光线,看哪一种光线更能表现这个钻石,能够让它有灵气,不单是拍清楚了,而是像人一样,有灵魂,让钻石由里而外的散发光芒,这里面就需要不断地比较,需要很多时间,经常我拍完一件作品以后,第二天的冷处理阶段,回过火来看看,还有一些瑕疵,还可以拍得更完善一些,我还会再持续发掘,那么这个过程就不是生意了。

耐:真这么干?
贺: 真这么干,一直这样,如果一门心思只想挣钱,钱会很难赚,而且赚得很辛苦,如果不是老斟酌挣钱,只斟酌把事情做好了,钱反而会粘着你,赶都赶不走。

耐:现在应用哪些设备?
贺: 仙娜P2,施耐德120微距镜头,飞思 P45+数字后背;珠宝摄影讲究的还是创意和布光,所以灯光的选择是我比较关注的,灯光重要是dedolight为主,耐索公司的产品基本上都用过,包含康素也是整套的买。之前用闪光灯;后来逐渐用光纤灯: 95年用日本的,后来自己研发了冠军品牌的光纤灯,但是配件不如dedolight。我去过德国的dedolight工厂,那是第一次看见几乎所有的dedolight产品,很激动,认为dedolight无所不能,它最早是为拍电影而设计的,电影拍摄时勾画人物的轮廓造型,因为要静音,dedolight的灯全部都没有风扇。在珠宝摄影这块,往往灯光的解决都在方寸之间,太大的柔光附件在珠宝摄影上往往用不着,倒是这种精准、小巧的灯具好用,比喻dedolight不仅仅是供给光源,还可以调节光的强弱,最重要的可以在灯光前调节各种镜片和遮光件,如圆形的或者矩形的,可以方便地供给我需要范围的光线,而范围之外的,哪怕只有一毫米的光我不需要,dedolight都可以做到。
我买的Dedolight都是同一个型号的,150瓦秒的持续光源,打出来的光范围最亮是1K,聚光的范围可以看得见,不敢信任那是150瓦的灯,用的附件也都是原厂的,也DIY了一些配件,因为没有一个厂家会为了范围很窄的珠宝摄影而研发更多的配件。

耐:你最满意自己的哪幅作品?
贺: 没有,我最好的作品永远是下一张。

耐:平时都有哪些爱好?
贺: 喝茶、品酒、实际上爱好这个东西随着时间的变更,慢慢地会增加一些新的爱好,转移一些本来的爱好,但是骨子里还是爱好摄影,所以我一直把它做为我的爱好。就像95年的时候,我的名片上印的是职业摄影师,后来认为不准确,现在连摄影师都不写了。

耐:请你说点作品背后的事情?
贺: 当年定位自己拍珠宝的时候,连一件珠宝都没拍过,也不是我爱好珠宝,bbin糖果派对摄影圈聚在一起的时候,经常听人说:“珠宝太难拍了,我接了一个珠宝拍了一个礼拜搞不定,退回去了”;另一个说:“有客户找我拍珠宝,扔给我一本国外的珠宝画册,说照着这个拍,照着拍有什么难的,我给你拍出来嘛,成果拍了几天越拍越头大,拍不出来,说这个钱太难挣了!”这些话听多了心里就暗暗想,我要拍珠宝,我玩摄影很不爱好扎堆,想找一个可以自己静静地玩的,很有挑衅的事情来做。
刚开端定位拍珠宝,拿不出任何一件珠宝摄影作品,只能拿一些以前拍摄的创意片给人看。第一单是一家澳大利亚的珍珠,他看了我给诺基亚和韩国拍的手机海报,很感兴趣,就来找我,说拍5张珍珠的照片,当时我也很高兴,终于有个珠宝客户要找我拍珠宝了,终于迎来了接收挑衅的服务。


耐:当时你是怎么收费的?
贺: 那是98年的时候,我的价格是1500元/幅,客户说能不能打个8折,我说这样的,摄影成本并不多,一张片子的冲印与损耗并不多,1500元给你拍这个片子,是我有兴趣与豪情去创作这个产品,你非要我打8折也行,我的创作豪情也会打8折,他说那还是别打折了。实际上那几张片子拍出来后,只够成本钱的,那次光宝丽来拉出的片子可以盖住我的脚背,当时拍完也不知道行不行,台不能拆,赶紧去冲印,还要多次曝光,在同一张底片上按几次快门,要开这个灯关那个灯,第二次按快门又要开这个灯关另一个灯,第三次按快门还要在珍珠前铺一块遮光布,三次曝光总和等于准确曝光,当然工夫不负有心人,这5幅珍珠图片在广告展上有三张获奖,在全国展上也获奖了,那5幅珍珠的图片一直作为这个公司的形象画,用了5年。

耐:从什么时候开端有钻石客户的?
贺: 是香港一家钻石公司找我拍钻石。拍的时候发明真是不好拍,因为不懂得钻石的切割、折射、反射、门都摸不清楚,那时候全世界也没有一本拍珠宝的书。那次钻石拍摄总算是让客户比较开心的收货,因为客户说比之前他们拍的要好,但是我心里认为还不够好。后来一家比利时的珠宝公司找到我,请求我尽可能的把8个箭和8个星(钻石的57个切面的工艺和钻石的正面看有8个箭、反面看有8个星)拍出来,我知道这个的难度在哪,当时国外也没有人拍出来,都是一片白一片黑的那种图片,在照片下面多半都是画一个8星8箭的示意图,后来再次我把这个义务当成挑衅,这颗钻石我拍了5天,多少张没有统计,当时我刚买了数字后背,重复在那里调解,几天都弄不出来,要么就是三个星,要不就是3个箭,另外的拍不出来,后来就干脆停下来不拍,拿着放大镜研究钻石,看切割,找书来看,研究钻石的光的折射原理、角度,然后对光不断进行调解、修正,光的硬度、强度,光的聚或散到哪个度不会让钻石雌光,过曝,在那几天除了吃饭,就趴在拍摄台,人都快崩溃了,离交货只两天的时间了,后来一个白天没有拍,在那里冥想,下午四点的时候,我开端提起神来,必定要拍了,必定要攻下来,一直持续不断地拍。那天晚上我没有吃饭,拍珠宝我有一个领会,一旦投入进去就不能打断。停下来,就接不上去了,只能一鼓作气拍出来为止,下午四点就开端调解相机、后背、镜头和钻石之间的对位,分毫都不能差,钻石这么小,程度位、轴心都不能偏,找准后,还要把光线打出来,(那时候还没用上dedolight灯)一直拍到凌晨四点钟,整整12个小时,我把地位和光线都调准确后,按下快门,8个箭清清楚楚,那个激动。到现在为止,对于钻石摄影来说我还是一个学生,钻石的价值感、重量感、空间感,需要体现的很多东西都是技巧以外的,要从理性上、感性上揉进相对的极致里,这种东西的价值才能带着生命力出现在你的面前,而不仅是一件产品。

耐:技巧上呢?
贺: 技巧上也不能说因为拍了十多年的珠宝就炉火纯青,实际上任何一个范畴,技巧都是无尽头的,而且技巧只是相对目前的时空来说,再过5年,bbin糖果派对回过火来看,又会认为汗颜。因为科技进步,想法也在进步。真正阻碍bbin糖果派对的不是技巧,而是创新,往往在创作的时候,我能领会到一旦思维模式固定就会禁锢更广更远的想法。bbin糖果派对要根据品牌的市场定位、文化背景和品牌特点来找准差别,把这些不同融进图片创意里,这样才能形成自己的作风。甚至同样的钻石我可以拍5次8次,每次出来的后果都不一样。商业摄影师的作风不是表现在自己的个人作品里面,而是尊重客户品牌的作风而创作。

耐:摄影范畴里,谁的作品曾影响到你?
贺:长这么大,我从来不崇拜任何一个人,并不代表我这个人自大,因为从心坎里我看身边的每个人,哪怕这个人再平常,身上都有值得学习的处所,把这种值得学习的处所,学得越多越集中的时候,可能你就会提升,我从来没有座右铭,从来没有格言鼓励,我很简略,做好每一件事情,做好自己爱好做的事情,绝不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。在摄影上的许多突破不是因为摄影影响到我,可能一个厨师,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会触发灵感或者感悟。

耐:能否说个具体的细节?
贺: 上次有个朋友,不是摄影师,他用傻瓜相机拍了一件珠宝,对他来说是拍着玩的,认为格式不错而已,恰恰这张照片里面有一个很好的背景,给我了一些认为;一般bbin糖果派对拍珠宝就要上摄影台,用三五个灯,可以把珠宝拍的很闷,也可以拍的很通透,也可以拍到通透里面看见水的质感,而且你能看见反光里面质感的润泽,所有这些东西,在摄影台下表现是好难的,要有技巧。有次我在朋友那看到一幅首饰的图片,没有专业灯光却从中看见翡翠的灵动与活泼,可能旁边有个窗户,窗格的光达到翡翠的上面是不经意的,他在拍的时候是自然光,这个图片在我看来是绝妙之笔,无意中把翡翠的韵律感表现了出来;还有bbin糖果派对喝茶时,头顶上的聚光灯打下来,在玻璃杯上形成的光影也会让我研究好久,看着很激动,就想拍珠宝时用这样的光来拍。这些不一样的活力,让我愿意坐在这里被太阳照着,在我的摄影创作里,不断的被这样的场景所刺激,被自己身边的人,被大自然刺激着,然后不断修正这种体验,从而激发创作思维。 

附:贺建华摄影作品
1999年第一张珠宝作品:大溪地黑珍珠.jpg

1999年拍摄的第一幅珠宝作品:大溪地黑珍珠


水滴形钻石.jpg

水滴形钻石/2013年摄

2001年拍摄的的八箭八心大图.jpg

2001年拍摄的的八箭八心

2002年拍摄的93个切面裸钻大图.jpg

2002年拍摄的93个切面裸钻

2003年拍摄的88个切面裸钻大图.jpg

2003年拍摄的88个切面裸钻

关注微信大众号

关注微博